怼怼

什么都不会,

社会愤青,
故名怼怼。

【本宣·APH】The twilight war

抠脸狂魔Gabriel:

扩扩扩!!!


丝乌甦sususu:



扩一发




烛香:







刊 名| The twilight war -Asia-




语 言|简体中文




原 作|Axis Power Hetalia/日丸屋秀和




CP向|全员无cp向




类 型|二战向同人插画小说本




字 数|20w↑↓ 10w↑↓(别册)




开 本|A5




赠 品|明信片两张(随机)




特 典|别册《Our》,中日俄美明信片全套




价 格|70↑↓




场 贩|cp18·DAY2(之后会发布摊位号)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3923




印调地址:http://tp.sojump.cn/m/7666439.aspx 




SATFF




【主    催】尧湾




【副    催】朴朔




【封    面】加百列




【别册封面】空菌




【文    阵】阿残、半面、糍糕、茶苓、重年、风华、玖年、丝乌甦、奚蒹、薛起、星期三、闫酱、悠幽、纸仪




【图    阵】啊墨吉、滚滚、鸿江、咔咔、胧月、JING、罗夏、墨叶、枭野、杞魔、夜安、叶子




【明 信 片】JING、墨叶、嵨兮、兮燃




【校    对】风华 




 




试阅




 




半面:




当这个事实终于砸到他头上的时候,王耀回想了很多。他想起了那个把自己当做一个大学生的茶楼老板,那个最终还是横尸街头的小女孩,想起她说过妈妈让她不要害怕,所以她不害怕,还有那几个偷偷给他送酒的毛头小子,直到满脸鲜血命不久矣的时候还在安慰他说不要害怕,还有那个将信任全然托付给了下一代的老人,他也说过不要害怕。




他们好像都不害怕,面对战争,面对强大的敌人,面对枪炮战乱和险恶的人性,面对自身的弱小与无能为力,面对无法想象的苦难。这些几乎一无所有的人民,他的人民,在给予王耀他们为数不多的勇敢。在这个时代,谁的勇敢不是从血海深仇中长出来的呢,他们把这些勇敢都给了他。




阿残




风雨已来,黑云压城,困倦的龙还没有睁开它已闭上了几百年的眼睛。这个国家会怎样呢,这片千年的土地屹立在风暴中心,在时间中不知将行往何方。




乱世与盛世总是在不断交替,繁华过后总是荒芜,刀剑征战过后国家易主,世事变迁之间无数人化作黄土,但这个国家始终沉默地存在着。王耀曾以为一切都将这样下去,但世界被改变了,一切都将沧海桑田。他曾经拥有的被那来自外面的人打碎,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被撕成两半。




风华:




张汉卿依言关上窗,转身来向王耀拱了拱手,却是洒然一笑:“王先生,您方才说的那句话学良并不认同。学良当然已是深陷泥沼,坠入深渊,但请允许学良说句大不敬的话,您即便是站在山顶,也将会被日本人的武士刀劈下山崖。而这一天,”张汉卿俊逸的脸上隐没笑意,摆出一副庄重而严肃的神态来,无端让人心中一凛,“而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糍糕:




本田一勒马停下,对那便衣的兵回道:“退到南京的,只不过是从上海和江阴逃过来的残兵败将罢了。你去告诉松井石根大将,只管进攻。”




待那兵走,本田才任那马信步往前走去,他心中竟越发地期待起来。他许久没有见到的那人,不知现在是何种模样?等看到我御马出现在尸骸累累的南京城墙下的时候,你会不会就站在那楼上俯看我的脸——不,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爬得上比我更高的地方了。




他能看到,城门大开的那一刻,分秒之间。




重年:




青天白日满地红。




他低头注视着变了色的旗,上面晕开了几点水纹。




王耀抱紧了怀里的旗子,一步一步登上城楼,抡起钝了的大刀狠狠向悬挂着旭日旗的旗杆砍下,却几下都没有砍倒。他气的狠了,直接伸手抱住了旗杆,用力一拔,就拔了出来。膝盖向上一顶,应声折断。




东瀛的旭日被随手扔下,而中华大地的白日重新在青天上升起来了。




看着昏黄中的青天白日,王耀抽了一下鼻子。




阿起:




而此时的豫皖苏三省,正在接受着洪流的考验。村庄里的土坯房或损毁或冲塌,早已被洪流埋在了水平面以下,目之所及的景色毫无区别,统统是一片土黄色。牲畜们统统被洪水卷了进去,甚至连能凫水的都不曾幸免——巨大的湍急的洪流完全不给它们以喘息的时间。衣服、锅瓢、纸张、木板,各类物品漂浮在水面上,细细看还会发现其实拱起来的衣服底下承载的是一个人——只不过早已溺毙没有呼吸。反应稍微迅捷一点的小伙子小姑娘们的都攀上了附近的树干上,然而洪至树倒,人类的智慧拜倒在了不可抗的自然底下。哪怕是没倒的树木,人们被困于树干上毫无补给,也撑不了几天。呼救声早就被洪流的冲击声一同盖去,偶尔能听到仅存的人声便是木盆中襁褓里好运在激流中活下来的婴儿们的哭声,然而再没有人会去哄他们安然入睡——或者说他们总会自己慢慢陷入“沉睡”中。




这片土地在沉默中迎来“终焉”。




玖年:




信件很快便送了出去,王耀舒展着身子大字型躺在了床上。




有只麻雀不停的撞着窗户,这是只眼熟的麻雀,个头小小的明明已经过冬却还是不肯南去,打王耀第一次看到它后就一直都没离开过,啾啾啾的有些吵闹也有些让人心安,无奈地爬起来却勾起笑容推开了窗——阳光正好。




“啾!”响亮的鸟鸣让王耀禁不住舒展了身体。




 明年会是什么样的呢?管他呢,比起明年的种种烦扰,王耀更关心今天的晚饭。




奚蒹:




现在的事情其实还是很多,比如前几天共产国际的解散,他们说这是因为要让各个国家更好地发展,不过这样的话确实可以让他们自由地前进。再比如北非法西斯的暂时退却,那边的德国和意大利军队已经向盟军投降,听说意大利还在沙漠里煮意大利面……王耀听见人们这样议论的时候摇头苦笑,费里西安诺那个小子果然不像罗马,或者说这根本就是罗马性格的另一个体现。




这么看起来还真是亲孙子。




月光皎洁的时候基本上看不到星星,只不过北极星还在天上闪烁。王耀看着那颗星星,那颗明亮闪烁永远指明前进方向的星星,嘴角漾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在最黑暗的岁月里,却总有北斗星指明方向。




星期三:




“嘉龙啊,出来吧,亚瑟走了已经。”王耀端起茶杯喝一口,把原先一直在门口的王嘉龙叫了进门。少年进门后先是想王耀作揖,然后才做到了他的身边,一言不发。“快要结束了。”王耀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知道,先生。”日本人过不了多久就会撤离香港岛了,但是然后呢,他要回到伦敦吗,亚瑟柯克兰为人苛刻,并且做的菜是在太难吃,王嘉龙不想回去。“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王耀话题一转,“我有多久没见过本田菊了啊,”




“两年多吧?”




“是该见一见了。”




 别册试阅




啊……不如先去和王湾小姐见一面吧,不过这几天她应该很不高兴才是,还是算了。




不知道阿尔先生和耀君是不是也开始着手交流了,这俩个人以后说不定会成为真正的对手呢……




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纷纷投入了庭院一汪小湖里,雨水将湖面破开,哗啦作响。




雨声打断了本田的思绪,他拉紧了身上的外衣,站起身来,托着两个茶杯走进了房间。




他还是独自一人。




 ——《独りぼっち》丝乌甦




 




想那么多真是何苦来哉,过去终究只是过去,重要的是现在,是他们将一起创造的将来。




王耀没有像别人所说的那样苛待自己家里的人,他全力让弟弟妹妹们和家人们安安稳稳,努力地扛着家向前飞奔。再怎么闹别扭,也只是因为别离与叛逆。无论如何,大家也都盼望着,月圆花好,地久天长。




——《追回妹子的艰辛历程》重年




 




他将身体全部依靠在肮脏的墙上,柔顺的头发贴到上面,锐利的眼睛掩藏在金色勾勒框架的眼镜后,无神的看向灰蒙蒙的天空,一直保持严肃表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茫然的神色。




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像是泼洒的墨,连片的浸染这天幕,也深深渗进在他的心里。云彩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黑网,一直延伸到他看不见的尽头。隐约在这一片漆黑中看到一丝光亮——那是暴雨来临的征兆。王濠镜突然想起以前,在他还没有离开家之前,也是这么个时候,也是这么个天气,总有一个人会将他拥入他并不算宽阔的怀中,虽然不止他一个人,但那种温暖的仿佛是吃了蜜三刀一般的感觉让他怎么也忘不了。如果硬要用颜色来形容的话——




轰隆隆——




随着一声闷闷像是野牛临死之前发出的凄厉的哀嚎的巨响,一道金色的光芒天际一闪而过,在灰黑色的幕布上尤其刺眼。




——嗯,大概是黄色吧。




——《Destroy war》闫酱




他不顾一切地想要保护他的家人,于是他开始作为家长和一个国家而思考。为了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他始终保持着机器般的理性,始终没能理解冬妮娅的复杂神色,没能理解莱维斯的微妙态度,没能理解娜塔莎的惊人变化。




诚然,国家本身固然可以理解为机器,但是你可曾见过有家人有朋友感觉得到喜怒哀乐的机器?




答案必然是否定,这也就是伊万自始至终犯的唯一一个错误,而其他错误则都由此衍生而出。




1991年晚秋,他即将结束一场冰冷的梦,醒来的时候他一定又是一个人,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但是与梦里不同,他会去寻找自己的友谊,他会给自己的姐姐和妹妹写很多封信,他会了无牵挂地开始一段复杂人生。




——《复杂人生》茶苓




 









评论

热度(137)